3分飞艇走势倍率南京银行140亿元定增落空 高资本消耗模式亟待改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2018-08-06 09:12投资者报评论(人参与)

  7月150日,一则定增被否的公告将近年发展很快的南京银行从“天堂”拉回到了“人间”。尽管次日亮眼业绩快报很快发布——其2018年上多日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有17.1%的同比增速,但依旧挡不住作为首家定增遭证监会否决的银行所带来的负面影响。

  根据Wind资讯,自7月31日至8月2日收盘,南京银行的跌幅约6.32%,成为A股市场区间跌幅最大的银行股,而可能证监会的否决原因分析尚未签署,市场对其因资本告急引发的担忧也延伸到了业务发展等多个方面。

  《投资者报》记者留意到,去年12月,南京银行曾收到证监会对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出具的《反馈意见》,提出十大重点间题,包括对发行对象资格、违约责任、诉讼及仲裁情况汇报、行政处罚事由及进展、不良贷款及不良率情况汇报、现金流、债券投资增长等间题,南京银行后来也进行了完正的回复。但从被否的结果看,证监会的疑虑似乎仍未消除。

  定增落空 资本告急

  7月150日晚间,南京银行公告称,其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未获证监会核准通过,公司将在收到证监会相关正式文件后另行公告。而截至8月2日,南京银行对媒体的统一回复均为:以公告信息为主。

  据了解,定增未获通过的结果之于南京银行自身也十分意外。而截至《投资者报》记者发稿时,可能证监会和南京银行方面均未有相关签署,市场对真实的原因分析仍不好说。但从今年3月,南京银行回复《投资者报》记者关于“银行补血”的答案中可见,其对本次140亿元定增寄予厚望。

  “目前本行核心一级资本丰沛 率不高,正在通过非公开发行A股的最好的法律法律依据有效补充资本,资本预期丰沛 。本次140亿元非公开发行A股未来实施和落地后,将有效补充本行核心一级资本,助推本行加快战略转型步伐,为股东创造更多资本回报的一起,推动本行长期可持续发展。”今年3月,南京银行方面曾这么 表示。

  但结果事与愿违。在此后来不久,农行千亿级定增计划、张家港银行可转债、贵阳银行(11.1150, 0.00, 0.00%)及宁波银行(16.690, 0.00, 0.00%)优先股等上市银行再融资均陆续过会,唯独南京银行成了定增遭证监会否决的首家银行,而这之中,南京银行的整体资本丰沛 情况汇报最为紧迫。

  数据显示,南京银行的资本丰沛 水平可能连续三年持续下滑,且显著低于行业平均水准。截至去年年底,该行的资本丰沛 率为12.93%,一级资本丰沛 率为9.37%,核心一级资本丰沛 率为7.99%。

  根据新规,2018年年末系统性重要银行资本丰沛 率、一级资本丰沛 率和核心一级资本丰沛 率分别不得低于11.5%、9.5%和8.5%,其他银行在你这个 基础上分别少于一一两个多多多多百分点,即10.5%、8.5%和7.5%。而南京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丰沛 率确已逼近监管红线,亟待补充资本。

  高资本消耗亟待改变

  根据公告,南京银行董事会决议通过非公开发行方案,拟向南京紫金投资集团、江苏交通控股、太平人寿、凤凰集团和南京高科(7.0150, 0.00, 0.00%)5家发行对象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6.96亿股,拟募资总额不超过140亿元,锁定期为三年,用于补充公司核心一级资本。

  去年12月,证监会对南京银行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出具的《反馈意见》中,涉及到发行对象履行认购义务的能力和认购资金来源、单笔金额1150万元以上的未决诉讼和仲裁的情况汇报、南京银行8次行政处罚的整改情况汇报、不良贷款较低和拨备覆盖率较高的原因分析、地方融资平台贷款余额及占贷款总额的比例、债券投资增长较快的原因分析等1一一两个多多多多重点间题和一一两个多多多多一般间题。

  尽管原因分析尚未签署,但业内认为,定增未通过将给南京银行过去高资本消耗型商业模式——地方政府资产比重偏大,风险隐患较大的运营模式提了个醒。“目前其他银行走资本集约型路子,盈利增长不错,内源资本补充也都能够平衡业务扩张。”一位不愿具名银行人士提到。

  西部证券(6.9150, 0.00, 0.00%)研究员王艳茹在媒体报道中也表示,资金业务是南京银行的特色,早期债券业务发展如火如荼,有“债券特色银行”之称,2013年以来,非标和表外业务又快速扩张,证券投资类资产比重提升至上市银行高位,但自2016年年底金融市场进入严监管阶段以来,南京银行被认为是此轮金融去杠杆大环境下压力最大的银行之一。

  资本补充或有准备

  定增被否后,市场更加担心南京银行的资本是不是 还够用。

  据悉,监管资本划分为一级资本和二级资本,一级资本又分为核心一级资本和其他一级资本,IPO、定增、可转债、优先股、二级资本债是当前银行进行内部人员资本补充的主要途径。其中IPO、定增、转股后的可转债均可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,优先股可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,二级资本债可用于补充二级资本。而在定增限制加大后,业内认为上市公司将获鼓励通过可转债进行再融资。

  不过,综合市场分析和南京银行此前对本报的回复,业内预计其在2017年结束了了了了已在悄悄转型。“近年来公司一方面始终坚持大力发展低资本消耗的表内外业务,加强资本管理,强化资本回报;此人 面,根据全行资本规划,按年制定资本配置方案,优化资产配置,加大资本管理对全行各项业务传导的力度。”

  南京银行曾表示,过去三年,通过每年利润留存、发行1150亿元二级资本债、1150亿元优先股、定向增发150亿元等最好的法律法律依据,公司建立起了全方位、多渠道的内部人员资本补充机制,在资本大幅增加的一起,资本形态也日趋合理,有力支撑了各项业务的快速健康发展。

  而从此前流露出的南京银行内部人员人员所述:“南京银行的发展基础、目前现状和预期前景都很好,绝对不想可能一件意外事件而产生根本性的变化。”亦愿一切如南京银行前后所述,能妥善防止。